本周推薦

溫州城管打人遭千人圍毆

發布時間:2017-04-06 00:46 | 來源 :未知 | 點擊數: 次 

廣州軍人怒打城管視頻,城管打人被群毆視頻,城管打人被圍毆后續,城管打人反被打,城管打當兵老人被群毆,菏澤城管打老人,城管打人犯法嗎,蒼南城管事件,城管打人反被萬人打

  溫州城管打人遭千人圍毆,據報道消息,在4月19日,有一則關于溫州蒼南縣靈溪鎮發生一起城管打人事件在網絡引起熱傳。城管執法時打倒一名拍照的群眾后,隨著引起群眾圍堵城管執法車輛。沖突過程中5名城管工作人員被打傷,其中兩人休克、傷情危重。

溫州城管打人遭千人圍毆

  由5名浙江溫州蒼南縣靈溪鎮城管和拍照勸阻暴力執法者的爭執,后來演變為波及全縣的群體事件。


  據當地官方表述,當天上午9時許,當地城管在靈溪鎮一路口整治占道經營時,與一女菜販發生爭執。緊接著,城管與路過用手機拍照的黃祥拔發生沖突,毆打致后者倒地吐血。5名打人城管隨后被周圍群眾圍攻,5人均受傷,其中兩人休克、傷情危重。


  截至昨晚,當地警方已抓捕十余名現場挑事的涉案人員,“多為縣城及周邊的社會閑散人員”。


  在這12小時里,黃祥拔,這個被城管圍毆的路過拍照者贏得了當地民眾的同情。然后再以同情的名義,5名城管成了受害者。


  “不能這樣搞”


  身著制服的城管隊員悄悄離開,沒穿制服的幾人留下繼續毆打黃祥拔19日8時30分許,39歲的黃祥拔在買菜歸家途中看到幾名城管正在收繳商販的煤氣灶、高壓鍋,“有一個城管對賣東西的老太婆動了手”。


  目擊者鄭瑞元稱,事發時,他看到一名賣茶葉蛋、烤地瓜的老婆婆在向四五名城管隊員求情。“你們不能這樣搞。”黃祥拔邊拍照邊說。正在搬東西的兩名城管隊員轉身沖向黃祥拔,“他們上來就是兩個嘴巴子”,黃祥拔說。


  在跑出去十幾米后,黃祥拔被城管隊員們追上并毆打。


  靈溪鎮鎮長吳招鵬介紹,黃祥拔被打的地點位于大門路與康樂路交會處,是靈溪鎮的中心地帶。大門農貿市場位于此地,每天早上都會有大量農村菜農前來賣菜,寬不足5米的街道兩旁從早上5時起便充斥了汽車鳴笛與商販叫賣聲。


  黃祥拔遇到的是正在康樂路上由江灣路向望鶴路方向清理占道經營商販的城管。此前,他們已清理完大門路近四分之三的路面,即將完成早上的任務。


  黃祥拔被打時,事發地對面的藥店老板陳先銳說,當時他在店內聽到街上有人喊“城管打人了”,隨后出店門便看到三名穿著便服的城管人員在對一男子拳打腳踢。男子起先一直用雙手護著頭部,被用拳頭打了一陣后蹲在地上,城管隊員開始用腳踢,“城管穿著皮鞋呢,血都噴出來了”。


  多名目擊者稱,毆打開始后,身著制服的城管隊員悄悄離開,沒穿制服的幾人留下繼續毆打黃祥拔。


  大門路通訊器材店老板郭先(化名)稱,毆打過程中曾有幾名年輕人試圖制止:“你們怎么可以把人打成這樣”,“但馬上被捶了兩下。”


  鄭瑞元是其中一名上去理論的。在黃祥拔被打時,他就在附近拍照,上前想要理論時被城管隊員拳打腳踢,“我的右腳被打腫了”。


  毆打持續了不足10分鐘。據目擊者提供的照片,黃祥拔此時已口吐鮮血,身上留下幾個腳印。“當時我已經沒有意識了。”黃祥拔對新京報記者說。


  黃祥拔昏倒后不久,在康樂路開店已10余年的唐淑嬌趕到了現場。“那是我堂舅!”她的喊聲迅速凝聚了圍觀的數百名街坊,他們圍住了正試圖離開的打人城管乘坐的車輛。


  “創城”壓力下的城管


  大門菜市場一帶平時占道經營情況就挺多,“一小部分小攤小販總是不聽勸,絕大多數群眾還是理解和支持我們工作的”


  “執法人員未與占道經營的商戶發生沖突”,昨日,吳招鵬解釋,執法人員要求黃祥拔停止拍照行為,但黃祥拔還是繼續拍照,于是雙方發生沖突。沖突中,黃祥拔受傷,繼而引發附近群眾的圍觀。


  吳招鵬說,當天是一次對占道經營的常規整治,參與人員包括城管執法人員與臨時工作人員。


  此前,蒼南縣城管執法時曾多次與民眾發生沖突。


  2012年9月3日,蒼南縣龍港鎮綜合管理執法大隊監察二中隊在巡邏過程中,因清理占道物品與店主產生沖突,并造成女店主手指骨骨折;2011年7月28日,靈溪鎮城管因強行沒收聾啞人商品引發部分聾啞人打砸事件。


  據多名事發地臨街商販介紹,這些年蒼南縣的城管執法與創建省級文明縣緊緊相連。據蒼南縣政府官網顯示,自2008年起蒼南縣便開始創建省級文明縣,2011年成功。


  唐淑嬌稱,2012年9月3日,龍港鎮那次執法沖突便是由于城管為迎接文明辦明察暗訪而加強巡邏所致。


  “創城”使城管隊員的壓力也愈發加重。


  昨日,蒼南縣靈溪鎮城管局法制科科長何鋼向新京報證實,該縣目前確正參與“省級示范文明縣城”評比。他稱,沖突當日該局執法二隊例行巡查,沖突應該是群眾被不確切信息誤導。他稱,大門菜市場一帶平時占道經營情況就挺多,“一小部分小攤小販總是不聽勸,絕大多數群眾還是理解和支持我們工作的”。


  記者看到,靈溪鎮大街小巷遍布創建“省級示范文明縣城”的標語。靈溪鎮委主辦的靈溪政務網將“文明縣城”列為中心工作。4月17日,也就是事發前兩日,浙江省文明辦主任龔吟怡率調研組來靈溪縣進行過實地調研。


  打人城管是“臨時工”


  “這5名城管工作人員并不是正式城管員工,他們是城管臨時叫來協助搬運占道石塊等物品的”


  從19日10時許到14時許,4個小時內圍觀民眾由數百增加至數千,蒼南縣人的微信朋友圈頻頻轉發了“城管打人了”的消息。


  60歲的目擊者王浦(化名)介紹,被圍城管車輛共兩輛,一輛是裝載收繳物品的貨車,另一輛是小面包。起初,兩車試圖移動,但圍觀者馬上扎破了車胎。被困貨車上的城管隊員驚恐地跑進面包車內,鎖住車門,不停撥著電話。


  “打他們!打他們!”一波波聲浪淹沒了面包車。11時許,黃祥拔的親人趕到事發地點,現場進一步失控。


  12時,警方、縣領導趕到現場。警員曾試圖帶離5名被困城管但遭現場群眾制止。


  據第一位撥打110報警的李勤(化名)介紹,他最早看到“城管打死人”的消息是在微信上,幾乎同時,現場便響起了同樣的喊聲。


  14時許,在“城管打死人了”喊聲后,部分群眾持磚塊、木棍等砸破了車窗、車門,致車內幾人受傷。一名目擊者向新京報記者提供的照片顯示,在被人群圍住的一輛黃色中巴內,至少有3人不同程度受傷,身上可見多處血跡。


  “我知道打人不對,但你知道當時他們有多囂張嗎?”一名要求匿名的當地人稱,當時他抄起了自家門口的掃把。他介紹,蒼南本地不少人平時就反感城管,這些人基本都是“外地人”。“很多人都上去打了幾下”,目擊者郭先說。


  據何鋼介紹:“據我了解,這5名城管工作人員并不是正式城管員工,他們是城管臨時叫來協助搬運占道石塊等物品的。因為有些經營戶門口會放一些石塊防止外人停車影響小店生意,但這是不能放置的,所以城管事先知道有東西要搬運,叫了外面的工人來協助。以前我們也常常叫這些臨時工人來做搬運。”


  5名城管被從車內拖出,被棍棒、拳頭淹沒。圖片顯示,兩名城管遍體鱗傷。事后,蒼南縣官方發布通報稱,4月19日,有人在網絡上發布“城管打人致死”的謠言,致使圍觀群眾聚集,5名城管人員被圍困毆打。后公安部門組織人員進場勸離群眾,現場秩序基本得到控制,受傷的5名城管工作人員被送醫院治療。經診斷2名工作人員創傷性失血性休克,目前病情危重,正組織搶救;3名工作人員多處軟組織受傷。截至當晚6時30分,圍觀群眾被勸離,現場秩序基本得到控制。


  據蒼南新聞網,當地警方昨晚已抓捕十余名現場挑事的涉案人員,“多為縣城及周邊的社會閑散人員”。


  據其報道,截至昨日下午3時,其中一名城管還處于創傷性失血性休克狀態,正在全力搶救。“我也很納悶,為什么突然就遭到一頓暴打。”一位多處軟組織受傷的“臨時工”趙二遠說。


  


年月日;-;溫州蒼南城管執法遭千人圍毆案宣判人被判刑各地新聞北京晨報[微博]現場參與毆打黃祥拔的城管工作人員陳興鵬、劉榮進、曾瑞遼已于去年被處行政,年月日;-;現場監控錄像表明,城管打人之后,數千民眾聚集街頭將前來救助城管的救護車掀翻。央視《新聞直播間》:“最需要我們思考和關注的是,打人之后又發生了什,年月日;-;月日上午點,溫州蒼南縣靈溪鎮發生一起城管打人事件網絡上炸開了鍋。從上午事發到下午警方出動勸離群眾,名城管工作人員遭到圍毆的時間比較長

來源:http://www.izqvac.tw/w/cs/zixun/2617.html

相關養生資訊資訊

欄目排行

  • 常識
  • 飲食
  • 運動
  • 中醫
  • 保健
  • 四季
  • 人群
  • 圖庫

熱點排行

江西快三全天计划